今天是2019年11月21日 星期四,歡迎光臨本站

服務熱線:0551-65837600

首頁 > 相關資訊 > 行業資訊

相關資訊

行業資訊

湖南彩票定制开发多少钱:《焦點訪談》突曝輔助用藥的背后

文字:[大][中][小] 2019-2-26  瀏覽次數:662
  2月24晚間,央視《焦點訪談》欄目專題報道了輔助用藥濫用亂象,一時間,老生常談但又缺乏有效管理路徑的輔助用藥使用問題又再次成為行業甚至社會的焦點。

  去年12月,國家衛健委正式下發《關于做好輔助用藥臨床應用管理有關工作的通知》,國家版輔助用藥目錄制定提上日程之后,有關輔助用藥目錄制定缺乏標準的質疑聲一直不斷。

  時值全國“兩會”將近,由中國醫藥行業25家協(學)會共同主辦的2019“聲音·責任”醫藥界人大代表政協委員座談會將于3月4日下午在京舉行,而通過之前的調研后匯聚25家協(學)會意見共同提供的3份主提案中,其中《關于制定輔助用藥目錄的建議》就認為,“我國《藥品管理法》中未有輔助用藥品的定義,現行法規中也未有明確的概念,衛健委過去的文件曾提及‘輔助性治療’或‘臨床診療中具有輔助作用’的說法過于籠統。”

  該提案指出,沒有明確的規矩難成方圓。處方中藥品的主輔作用是相輔相成的,很難簡單統一論定。由于規則模糊,那么相應的措施和管理制度就難免欠科學,簡單生硬的“一刀切”,或者當成“負面清單”來管理,將給臨床管理和醫藥產業健康發展造成混亂,并帶來巨大的負面影響。

  正是由于“輔助用藥目錄”從法規層面缺乏支持,另一方面由于缺乏標準,加之兩會臨近,必然會有多方對該政策提出挑戰,因此從國家層面來講,必須為輔助用藥的出臺做好輿論引導,讓國家版輔助用藥目錄得以順利出臺。當然,從《焦點訪談》報道的層面去看,除了出于輿論考量之外,更深層次的原因在于國家版輔助用藥目錄離出臺已經不遠了。

  在《焦點訪談》報道的末尾,主持人提到,“自從2018年12月12日國家衛健委發布通知,明確要盡快建立全國輔助用藥目錄以來,各地已經將匯總的目錄上報,目前專家正在進行論證。”由此不難看到的是,國家版輔助用藥目錄的制定已經到了最后階段,或者說,目錄已經基本制定完成,只待做足輿論宣傳,然后出臺了。

  不過,我們需要從《焦點訪談》所透露的信息中關注的是,第一,為什么會以安徽當做案例進行報道?第二是,為什么報道中會直接點名某些藥品?

  1.為何是安徽?

  央視以安徽省對輔助用藥規范管理的工作為例。安徽省衛生健康委臨床路徑管理指導中心主任周勤指出,在其日常檢查工作中,輔助用藥占到總藥品比例一半以上的過度用藥案例十分屢見。

  周勤拿出了兩份患者用藥清單。其中一個是胃癌待排患者,在一張長長的用藥清單中,就有多達8種治療腫瘤相關的輔助用藥:參附注射液、核糖核酸、苦參堿注射液、腦蛋白水解物針(山西)、注射用胸腺法新、吡拉西坦氯化鈉注射液、河車大造膠囊、益血生膠囊。

  在另一個脛腓骨骨折患者的用藥列表中,輔助用藥在其用藥總費用的占比非常驚人。其中包括了4種輔助用藥,分別是瓜蔞皮注射液、復方三維B、谷紅注射液和骨瓜提取物注射液,在患者9700多元的用藥總費用中,這些輔助用藥費用高達8200元,“真正治療的藥其實只花了1000元”。

  對于輔助用藥的濫用,報道中還曝光了一組驚人的數字。在某個醫院,某種輔助用藥用量特別大,2014年用了400萬元的量,到了2015年直接翻了1倍達到815萬元。其中有三個醫生開了320萬元的這種藥,占其中40%,有個醫生一年用量14000支,金額達到130萬元,平均每月用藥10萬多元。

  在國家版輔助用藥目錄政策中,其中制定的程序是,各省級衛生健康行政部門組織轄區內二級以上醫療機構,將本機構輔助用藥以通用名并按照年度使用金額(2017年12月1日至2018年11月30日)由多到少排序,形成輔助用藥目錄,并上報省級衛生健康行政部門。每個醫療機構輔助用藥品種原則上不少于20個。各省級衛生健康行政部門匯總轄區內醫療機構上報的輔助用藥目錄,以通用名并按照使用總金額由多到少排序,將前20個品種信息上報國家衛生健康委。國家衛生健康委制訂全國輔助用藥目錄并公布。

  而反觀最早施行輔助用藥目錄的安徽,其在2016年發布的《關于成立安徽省縣級公立醫院臨床路徑管理指導中心的通知》中就提出,禁止21種輔助用藥納入臨床路徑。這與國家版的數據幾乎一樣。

  因此,從安徽省作為案例報道和出臺的政策層面來看,接下來的國家版輔助用藥目錄品種以及管理手段將極有可能參照安徽省來推進。

  2.如何規范管理輔助用藥?

  那么被央視指出“過度用藥和利益輸送的重災區”的輔助用藥應該如何規范管理?

  安徽宣城市衛生健康委副主任佘敦宇指出:“我們建立了一整套的輔助用藥管理,從目錄的遴選,到臨床分級的使用原則,到處方的第三方點評和病例的第三方點評,以及下來的定期的督查考核,以及對發現問題的一些跟蹤處理,都形成了一整套的輔助用藥管理的整個鏈條。”

  安徽省在輔助用藥管理上很早就開始行動。2015年12月29日,原安徽省衛計委發布了《關于成立安徽省縣級公立醫院臨床路徑管理指導中心的通知》和相關實施方案,方案中強調“加強輔助用藥管理”,并明確規定了21種輔助藥物不能納入臨床路徑表單。彼時,21種輔助藥物清單在醫藥產業界引起軒然大波。

  周勤在采訪中說明并強調:“這21種輔助用藥不進入臨床表單,并不表示這藥不能用,只要合理用,臨床路徑也可以用,但要說明原因。”

  對于正在醞釀中的國家版輔助用藥目錄,業內的爭議之聲一直不停。

  在近日六大醫藥行業協會在北京召開的關于輔助用藥的座談會中,國家衛健委藥政處有關負責人出席了會議,并對相關政策向行業畫出重點。

  他指出,衛健委發布《關于做好輔助用藥臨床應用管理有關工作的通知》的重要文件,初衷還是回規到合理用藥,維護人民群眾的健康生活。

  國家衛健委藥政處相關負責人還特別強調了行業需要更新對輔助用藥的認識。他指出,輔助用藥是輔助治療用的藥,不是無用藥,也不是萬能藥,應該嚴格按照適應癥去規范合理使用。建立在這個認識的基礎上,未來納進輔助用藥目錄的藥品并非被禁止使用,而是將重點關注并加強合理使用的管理。

  關于合理用藥,該負責人進一步補充:合理用藥涉及到的環節非常多,另外我們的醫改是醫療、醫藥、醫保三醫聯動,但是現在更多的是以取消以藥補醫為切入點。

  對此,25家行業協(學)會針對《關于做好輔助用藥臨床應用管理有關工作的通知》文件和輔助用藥規范管理的建議提案中,指出了相關工作需要完善和斟酌之處。

  首先,建議指出,衛健委過去的文件曾提及“輔助性治療”或“臨床診療中具有輔助作用”的說法過于籠統。處方中藥品的主輔作用是相輔相成的,很難簡單統一論定。由于規則模糊,相應的措施和管理制度就難免欠科學,簡單生硬的“一刀切”,或者當成“負面清單”來管理,將給臨床管理和醫藥產業健康發展造成混亂,并帶來巨大的負面影響。

  而對于文件中提及的“控制公立醫院醫療費用不合理增長”“對人民健康高度負責和科學合理的原則”“努力實現安全有效的合理用藥目標”等要求,協會建議相關重點應放在加強醫療機構內部科學合理用藥管理工作上,不再使用“輔助用藥”這個不明確的概念,不再制定“輔助藥品目錄”。

  建議還指出了輔助用藥目錄制定流程和工作中存在的漏洞。“輔助目錄”存在“全國級”、“省級”、“二級以上醫療機構”和“其他醫療機構”四個層級,共有數千個目錄要制定,這將導致目錄制定的隨意性很大,且增加巨額不必要的成本。并且制定目錄還需層層加碼,數量只許增加不許減少,甚至通知要求將輔助用藥目錄以使用總金額進行排序。這樣的操作缺乏合理性和科學性。

  協會認為,如認為確有必要增加目錄,衛健委應該聽取企業意見,并會商有關部門,避免誤傷、避免各行其事。最重要的是做好加強醫療機構內部管理的基礎工作,落實處方審核、點評、監測和超常預警,并保持全過程的公開與透明,這才是有效治理醫療費用不合理增長的可行之路。
 
 
來源:E藥經理人

相關文章

·我國獲生物制品標準“國際話語權”
·血液制品獲準“逆市”提價5%-10% 緊缺或依舊
·國家發展改革委調整呼吸、解熱鎮痛和專科特殊用藥等藥品
·2013中國醫藥行業探索 有一個機會叫差異化
·生物產業2020年將成為國民經濟支柱
·生物產業規劃發布重點布局生物醫藥
·基本藥物目錄近期公布 數目仍在調整
·未來十年:中國醫療器械需求潛力巨大
·成本飛漲 導致我國中醫藥出現“價格倒掛”
·我國確定血液制品技術路線 未來產量有望翻一番